【摘要】:目的探讨Vγ9δ2 T细胞识别的肿瘤相关内源性新蛋白质配体MutS同源蛋白2(hMSH2)在胃癌免疫中的作用与意义。方法通过特异性抗体阻断胃癌细胞膜异位表达的hMSH2分子,观察Vγ9δ2 T细胞杀伤功能变化及IFN-γ和TNF-α分泌情况;使用肿瘤组织芯片(TMA)免疫组化染色分析hMSH2在胃癌中的亚细胞分布。结果hMSH2在胃癌细胞中存在较高水平的膜异位表达;anti-hMSH2抗体封闭后,Vγ9δ2 T细胞对胃癌细胞的杀伤效率显著降低,IFN-γ分泌减少,TNF-α分泌则增多;hMSH2在不同类型、不同分期的胃癌组织中均呈异常的细胞膜、细胞质分布,但细胞核表达并未明显减低或缺失,作为非癌对照的浅表性胃炎组织标本hMSH2表达亦明显增强。结论异位表达的hMSH2可作为内源性应激性配体促进Vγ9δ2 T细胞杀伤胃癌细胞及分泌IFN-γ,在胃癌固有免疫中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人MutS同源蛋白2;Vγ9δ2 T细胞;胃癌;固有免疫
   
   讨论
   Vγ9δ2 T细胞是外周血γδT细胞的优势亚群,占其总数的50%~95%。因兼具类似自然杀伤(naturekiller,NK)细胞和细胞毒T细胞(cytotoxicTlymphocyte,CTL)的细胞毒作用,能以MHC非限制方式直接识别抗原,受配体活化后能产生大量IFN-γ,可作为抗原提呈细胞向适应性免疫细胞提呈抗原,并易于体外活化扩增等优势,近年来,该细胞在机体抗肿瘤免疫中的作用越来越受到关注,并日益成为肿瘤免疫过继治疗的后起之秀[13]。目前基于其特征性受体磷酸化抗原活化扩增Vγ9δ2 T细胞的肺癌、肾癌、前列腺癌免疫过继治疗策略已进入临床Ⅰ/Ⅱ期试验[14-16]。Vγ9δ2 T细胞的识别杀伤受靶肿瘤细胞表面异常表达的内源性配体分子的精密调节[5,17]。前期工作中我们发现,某些上皮来源肿瘤细胞膜异位表达的hMSH2可作为免疫配体被Vγ9δ2 T细胞的抗原识别受体识别并增强其靶向杀伤作用,在宫颈癌免疫中这种杀伤作用与IFN-γ分泌有关。由于Vγ9δ2 T细胞识别的配体在不同肿瘤中表达情况各异,加之肿瘤细胞自身生物学特性的影响,即便同一配体在不同肿瘤中的作用方式及机制也不尽相同,深入研究hMSH2在不同类型肿瘤免疫监视中的作用因而具有重要意义[18-20]。胃癌是成人最高发的消化道肿瘤。国内外有研究证据表明γδT细胞参与介导胃癌及其他消化道肿瘤的固有免疫监视,不过受关注的主要是Vδ1亚群[21-23]。近年亦有临床研究结果显示胃癌患者外周血的γδT细胞比例亦较健康对照人群显著增高[24]。hMSH2基因或蛋白缺陷与胃癌发生、发展及预后的相关研究虽较多见,但鲜从免疫配体角度探讨其在肿瘤免疫监视中的作用和意义[25-27]。本研究中我们发现,hMSH2在胃癌细胞中存在较高水平的膜异位表达,扩增分选自健康成人外周血的Vγ9δ2 T细胞在体外亦能显著杀伤胃癌细胞。hMSH2在胃癌细胞膜的异位表达提供了其被免疫细胞的抗原识别受体识别、结合的可能性及可得性。使用特异性抗体封闭胃癌细胞膜hMSH2后,Vγ9δ2 T细胞对肿瘤细胞的杀伤作用显著下降,证实膜hMSH2参与介导Vγ9δ2 T细胞对胃癌细胞的识别杀伤。这种内源性抗原的膜异位表达可能是恶变细胞向机体免疫系统预警的一种机制。在抗肿瘤免疫中,配体活化的Vγ9δ2 T细胞除了发挥非MHC限制性的、类似NK细胞及CTL的直接杀伤作用,还通过分泌大量的Th1型细胞因子如IFN-γ、TNF-α等发挥重要的免疫调节功能,IFN-γ预处理过的肿瘤细胞对γδT细胞的杀伤敏感性也会大大增强。本研究中,特异性抗体封闭后,Vγ9δ2 T细胞分泌IFN-γ显著减少,提示hMSH2介导的Vγ9δ2 T细胞抗胃癌免疫亦与IFN-γ分泌有关。不过,与宫颈癌免疫不同的是,封闭胃癌细胞膜hMSH2后,Vγ9δ2 T细胞分泌TNF-α呈增高趋势。我们推测这种差异可能与肿瘤组织类型有关,如骨肉瘤细胞与Vγ9δ2 T细胞共孵育可显著下调其分泌TNF-α[31]。此外,靶肿瘤细胞自身的磷酸化抗原水平也可能是影响Vγ9δ2 T细胞分泌IFN-γ及TNF-α的重要因素[32]。γδT细胞识别的绝大多数已知配体都具有内源性应激分子特性,受肿瘤、感染等应激因素刺激会表达上调或异位表达。本研究中,TMA免疫组化结果显示hMSH2在胃癌及CSI组织中的表达均较正常组织明显增强,且胞质、胞膜及胞核均有分布,说明hMSH2的确是一种表达受肿瘤、感染等应激因素调控的内源性应激性配体分子[8,33]。与宫颈癌细胞不同的是,绝大多数胃癌细胞的细胞核保留了hMSH2阳性表达,进一步说明hMSH2的表达、分布与肿瘤组织类型有关。此外,hMSH2本身无经典的核定位序列,需与具功能性核定位序列的配偶蛋白hMSH3、hMSH6等形成复合物以共输入方式入核。胃癌细胞核hMSH2表达未明显减低或缺失,提示其正常的核转位机制可能并未受到影响,而hMSH3、hMSH6在胃癌细胞核的高表达似乎也支持这一结论(数据未显示)。不过,由于hMSH2蛋白的亚细胞分布受共定位蛋白、转运受体表达水平、自身及配偶蛋白磷酸化水平等诸多因素调节,对其膜异位机制的揭示尚需要更多、更细致的研究证据加以阐明
   
   转载请注明来源。如需全文,请联系客服或扫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