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的:探讨替米沙坦对U937细胞株的生长抑制及凋亡诱导作用。方法:分别以不同浓度的替米沙坦处理人类急性髓系白血病细胞U937;以CCK-8法检测不同浓度替米沙坦对U937细胞的生长抑制作用;以集落形成实验观察不同浓度替米沙坦对U937细胞集落形成能力的影响;以AnnexinV-PI双染法及Hoechst33342染色法检测不同浓度替米沙坦作用前后U937细胞凋亡程度的变化;以流式细胞术检测U937细胞表面抗原CD11b的阳性表达率,瑞氏染色后倒置显微镜进行细胞形态学观察,了解U937细胞的分化情况;以Westernblot法检测不同浓度替米沙坦作用U937细胞后凋亡相关蛋白表达量的改变。结果:CCK-8实验结果证实替米沙坦呈时间和剂量依赖性抑制U937细胞的生长;集落形成实验显示低剂量替米沙坦可以完全抑制U937细胞的集落形成能力;An-nexinV-PI双染法及Hoechst33342法结果证实替米沙坦可以诱导U937细胞凋亡;细胞表面抗原流式检测术及瑞氏染色结果证实替米沙坦可以促进部分U937细胞分化;Westernblot实验结果证实替米沙坦作用于U937细胞72h后,促凋亡相关蛋白cleavedPARP及cleavedcaspase-3蛋白的水平明显增高。结论:替米沙坦可以抑制细胞增殖以及诱导U937细胞部分分化,并通过caspase依赖的凋亡途径触发U937细胞凋亡。
   
   【关键词】:替米沙坦;U937细胞;细胞增殖;细胞凋亡;细胞分化
   
   讨论
   PPAR属于核激素受体超家族的成员,是一种核转录因子[10],共有α、β和γ3个亚型,在多种细胞中均有丰富的表达,与细胞生长、增殖、分化、纤维化、脂类代谢、炎症反应及免疫反应等密切相关[11]。PPARγ在多种人类肿瘤细胞如肠癌细胞、乳腺癌细胞、前列腺癌以及白血病细胞等均有丰富的表达,随着针对PPARγ及其配体在抑制细胞增殖和诱导细胞凋亡作用的研究增多[12-14],其抗癌性也越来越得到重视。多项研究证明PPARγ及其配体在多种肿瘤中发挥抗癌作用,如结肠癌、卵巢癌、子宫内膜癌、肝癌、白血病等[15-16]。最新研究表明,替米沙坦作为一种潜在的选择性PPARγ部分激动剂,激活受体的效应可以达到完全激动剂匹格列酮和罗格列酮最高水平的25%~30%[17]。Li等[18]研究证明,替米沙坦可以通过上调PPARγ抑制肺腺癌A594细胞增殖。Pu等[19]证明替米沙坦通过上调PPARγ能诱导人卵巢癌细胞凋亡。细胞凋亡受阻在肿瘤的发生、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目前认为细胞外的凋亡诱导途径分为caspase依赖和非caspase依赖的凋亡途径[20]。Caspase是具有ICE/CED-3结构特征的半胱氨酸天冬氨酸特异性蛋白酶,在细胞凋亡过程中起关键作用。作为目前发现的caspase成员中与CED-3同源性最高者,caspase-3是细胞凋亡过程中最主要的终末执行因子,它的激活可使细胞发生不可逆的凋亡[21]。
   
   转载请注明来源。如需全文,请联系客服或扫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