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的:分析CD147在不明原因自然流产患者绒毛组织中的表达水平,并探讨其生物学功能。方法:收集人早孕期正常和不明原因自然流产妇女的绒毛组织,采用免疫组织化学、RT-PCR和Westernblotting法检测CD147的表达,比较CD147在正常早孕与不明原因自然流产妇女绒毛组织的表达差异。体外分离纯化获得正常人早孕期滋养细胞,采用免疫细胞化学验证CD147在滋养细胞的表达,引入抗CD147中和性抗体处理人滋养细胞,采用BrdU增殖实验和Transwell侵袭实验分析滋养细胞增殖和侵袭能力的变化。结果:正常早孕期绒毛组织和滋养细胞高表达CD147,不明原因自然流产绒毛组织CD147的mRNA和蛋白表达水平均低于正常早孕期绒毛组织。抗CD147中和性抗体处理原代人滋养细胞后,滋养细胞的增殖能力未发生明显变化,侵袭能力下降。结论:人绒毛组织CD147的异常低表达可能与不明原因早期妊娠失败相关,CD147通过调控滋养细胞的侵袭能力参与正常妊娠的维持。
   
   【关键词】:不明原因自然流产;CD147;滋养细胞;细胞增殖;细胞侵袭
   
   讨论
   妊娠初期,滋养细胞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入侵母体子宫,以提供胚胎后续发育所需要的各种营养物质。滋养细胞增生活跃,具有侵袭特性,能有效地避免机体免疫系统的攻击,与肿瘤细胞类似,但同时受到机体精细调节系统的严格控制,时间限制在植入窗,空间仅限于子宫内膜和子宫浅肌层。滋养细胞的这种特殊行为对胚胎着床、胎盘发育并建立恰当的母胎关系至关重要。研究表明,滋养细胞和母体细胞可通过细胞表面分子的相互作用,调控母胎界面组成细胞的生物学行为,促进胚胎植入。CD147是细胞表面的跨膜糖蛋白,在介导细胞识别、细胞分化、组织重建等功能中起着重要的作用。CD147可以与多种细胞表面分子相结合,如亲和素蛋白(cyclophilins, CyP)、单羧酸转运蛋白(monocarboxylatetransporters, MCTs)、小窝蛋白(caveolin1,Cav-1)等,介导细胞生物学功能[11]。本研究中,我们通过免疫组化检测也证实了CD147在人绒毛组织和原代滋养细胞有较高水平表达,可能参与调节滋养细胞的生物学行为和胚胎着床,与文献报道一致[12]。胚胎植入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起始于囊胚与母体子宫内膜黏附,直至胎盘形成。人类胚胎发育到4~6d形成囊胚,囊胚外围的扁平细胞即为滋养细胞。人类胚胎在囊胚阶段,CD147的表达上调[5]。早在1998年就有文献报道[13],CD147基因缺陷的小鼠胚胎绝大部分不能着床,继而死亡;而同期正常小鼠胚胎的滋养层细胞高表达CD147,表明CD147在胚胎发育和植入过程中具有重要作用。但由于人类胚胎标本研究的伦理问题,CD147在人类生殖方面的功能研究鲜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