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的探讨肝细胞生长因子(HGF)对动脉粥样硬化(AS)模型兔血脂、巨噬细胞M1型标志物诱导性一氧化氮合酶(iNOS)、巨噬细胞M2型标志物精氨酸酶Ⅰ(ArgⅠ)表达和AS斑块成分的影响。方法24只4月龄雄性新西兰大白兔随机分为正常组、AS模型组、重组腺病毒-肝细胞生长因子(Ad-HGF)组,分别给予普通饲料、高胆固醇饲料、高胆固醇饲料喂养。其中Ad-HGF组分别于喂养4、5、6周后肌肉注射1mlAd-HGF(5×109PFU/ml),正常组和AS模型组同时给予生理盐水(1ml/只)肌肉注射。12周后处死模型兔,分别测定血脂、主动脉内膜/中膜厚度比值(IMT)、胶原纤维、血管平滑肌细胞(VSMCs)和巨噬细胞的含量,主动脉HGF、间质-上皮转化因子(c-Met)、iNOS、ArgⅠ的蛋白表达。结果与正常组比较,AS模型组血脂水平、主动脉iNOS表达、IMT、胶原纤维及巨噬细胞含量明显增加(P<0.05),主动脉HGF、c-Met、ArgI的蛋白表达、VSMCs含量明显降低(P<0.05);与AS模型组相比,Ad-HGF组血脂水平无明显差别,主动脉iNOS表达、IMT及巨噬细胞含量明显降低(P<0.05),主动脉HGF、c-Met、ArgⅠ的蛋白表达及胶原纤维含量、VSMCs含量明显增加(P<0.05)。结论HGF通过抑制M1型巨噬细胞浸润,诱导M2型巨噬细胞分化,增加斑块胶原纤维和VSMCs含量而促进斑块稳定,抑制AS进展。
   
   【关键词】:动脉粥样硬化;肝细胞生长因子;间质-上皮转化因子;M1型巨噬细胞;M2型巨噬细胞
   
   3讨论
   HGF是间质细胞衍生的一种多功能生长因子,广泛表达于各种组织和细胞,其受体c-Met是由原癌基因编码的跨膜型酪氨酸激酶受体[6]。HGF通过与c-Met结合,使之酪氨酸残基磷酸化并启动受体后信号传导而发挥抗细胞凋亡、抗纤维化、干细胞招募、促进内皮祖细胞和内皮细胞增殖、保护血管内皮功能等作用[1-2,7]。早期文献[8]报道:在闭塞性动脉硬化症患者的血清HGF浓度明显升高,试图修复损伤的血管内皮,抑制AS进展,但血管局部HGF表达减少。动物实验[4]显示:HGF在AS病变血管巨噬细胞源性泡沫细胞表达,而c-Met在VSMCs和纤维帽表达。推测,HGF通过自分泌或旁分泌形式作用于损伤的血管内膜[9-10],修复内皮细胞,血清HGF的高浓度可能反映血管病变的严重程度,是机体的反馈保护机制,但机体内HGF的自我动员不足,导致修复能力有限,不能满足机体修复内皮所需,继而不能抑制粥样斑块的进展。
   
   转载请注明来源。如需全文,请联系客服或扫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