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的通过检测卒中后抑郁症患者粪便标本的微生物种群分布变化情况,分析患者肠道菌群变化情况与抑郁状态之间的相互联系,为临床治疗提供新思路。方法通过使用Roche/45高通量测序平台对32例卒中后抑郁症患者大便标本中的16SRNAV3区进行定性分析,与30例正常健康成人粪便标本统计数据进行比较。结果与正常健康成人对比卒中后抑郁症患者粪便中细菌菌群中细菌物种OTU信息量明显增加(P<0.01),多样性指数(Shannon)增大(P<0.05)和物种均一度指标(Evenness)也有所增加但无统计学差异(P>0.05),肠道菌群丰度在门水平上拟杆菌门,变形菌门,梭杆菌门均较正常健康对照组明显增加(P<0.05),厚壁菌门数量明显减少(P<0.05)。在科水平上Acidaminococcaceae,Rikenellaceae,Sutterellaceae,Fusobacteriaceae,Porphyromonadaceae,Enterobacteriaceae,比例明显增加(P<0.05),Bacteroidaceae,Ruminococcaceae,Prevotellaceae,Lachnospiraceae,Erysipelotrichaceae细菌比例明显减少(P<0.05)。在属水平上Phascolarctobacterium,ClostridiumXIX,Escherichia/Shigella,Roseburia,Lachnospiraceaincertaesedis,Blautia,Oscillibacter,Parasutterella,Megamonas比例明显升高(P<0.05),Bacteroides,Prevotella,Faecalibacterium,Ruminococcus,Dialister细菌比例明显减少(P<0.05)。结论卒中后抑郁症患者肠道微生态环境中细菌群落的多样性和均衡性与正常人群存在明显差异。
   
   关键词:卒中后抑郁症;肠道菌群;多样性
   
   
   3讨论
   卒中后抑郁症是脑卒中后的常见并发症,患者临床表现除肢体功能障碍外,还伴有精神情绪的异常,如:情绪低落、对外界事物兴趣减退、思维功能迟滞等表现[8],严重降低了患者对医疗活动的依从性,不利于患者肢体功能恢复锻炼[9]。研究表明患者长期处于抑郁状态下对其神经,内分泌、免疫,以及胃肠道功能状态均有不同程度的影响。抑郁状态对于胃肠道功能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影响胃肠正常节律性运动以及黏膜分泌状况,而以上两种变化对肠道内菌群集落种类及空间分布有着直接的影响[10]。根据临床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卒中后抑郁症患者并发胃肠道功能障碍主要症状包括:食欲减退,功能性便秘,腹部胀满等[11],部分临床症状与患者精神行为学改变呈明显相关。随着近年来精准医学的提出和逐步开展,找出与卒中后抑郁症患者精神行为学改变密切相关的新靶点,实施精准治疗成为治疗本病的关键[12]。鉴于以上两方面研究结果我们假定卒中后抑郁症患者在抑郁症状产生的过程中其肠道菌群也可能发生了改变,这些改变和抑郁症状的产生和缓解有着密切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