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的了解断指患者行断指再植术后感染病原学特点以及血清肿瘤坏死因子(TNF-α)、基质细胞衍生因子(SDF-1)、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和内皮素水平的变化情况。方法选择2013年4月-2016年3月在医院行断指再植术的患者1200例,依据患者术后是否发生感染分为感染组和非感染组,采用全自动微生物分析仪和K-B法对送检标本进行细菌培养和药敏试验,同时利用酶联免疫吸附法测定断指再植术后患者血清中TNF-α、SDF-1、VEGF及内皮素水平。结果1200例断指再植患者术后发生感染129例,感染率为10.8%,从各年度的感染率情况来看,呈逐年下降趋势(χ2=8.32,P<0.05);129例断指再植术后感染患者检出病原菌163株,其中革兰阳性菌105株占64.4%,以表皮葡萄球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为主;革兰阴性菌58株占35.6%,以铜绿假单胞菌和鲍氏不动杆菌为主;表皮葡萄球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及溶血葡萄球菌对青霉素G的耐药率达100.0%,对呋喃妥因、万古霉素及利奈唑胺耐药率为0;主要革兰阴性菌对氨苄西林的耐药率在72.7%~100.0%,但对亚胺培南、呋喃妥因及美罗培南的耐药率为0;断指再植术后感染患者血清中TNF-α、SDF-1、VEGF及内皮素水平要明显高于未感染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9.234~31.251,P<0.05)。结论断指再植术后清创不彻底极易受到病原菌感染,且术后感染导致其血清中SDF-1、TNF-α、VEGF及内皮素水平升高,血清标记物水平变化可用于断指再植术后感染的诊治。
   
   关键词:断指再植;术后感染;病原菌;TNF-α;SDF-1;VEGF;内皮素
   
   
   3讨论
   随着医疗技术的快速发展特别是显微外科技术的不断进步,断肢再植术的适应证得到有效扩大,手术成功率也得到很大的提升,但断指再植术后感染对患者成功率还存在很大的影响[10-11]。研究结果显示,1200例断指再植术后感染率为10.8%,且2013-2016年的感染率呈现逐年下降趋势,这一结果也与目前相关文献报道的结果基本一致[12-13]。研究结果显示,129例感染患者检出病原菌163株,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患者感染主要以复合感染为主,其中革兰阳性菌105株占64.4%,以表皮葡萄球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为主,这一结果与国内其他研究的结果基本相符[14-15]。革兰阴性菌占35.6%,主要以铜绿假单胞菌和鲍氏不动杆菌为主。近年来对于革兰阴性菌感染的报道明显升高,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革兰阴性菌可能正成为医院感染的主要菌种。革兰阴性菌感染主要以条件致病菌为主,其感染的发生与临床上抗菌药物类、激素类以及相关免疫抑制剂等药物的广泛使用密切相关,已得到广泛证实[16]。断指再植术为开放性创伤,患者伤口与外界相通,往往污染较重,病原菌感染相对较复杂,手术一旦清创不彻底会严重影响患者术后愈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