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背景与目的:多分子靶向药物索拉菲尼(sorafenib)可抑制多种肿瘤细胞增殖并诱导其凋亡, 具有广泛生物学活性,但单药治疗胰腺癌效果较差,可能与肿瘤中核转录因子-κB(nuclearfactor-kappa B, NF-κB)通路激活有关,因此有必要寻求联合NF-κB活化抑制剂吡咯烷二硫代氨基甲酸盐(pyrrolidine dithiocarbamate,PDTC)以提高疗效。本研究观测索拉菲尼联合PDTC对体外人胰腺癌细胞株PANC-1的细胞增 殖、细胞周期的影响及其对细胞质中NF-κB表达的影响,并探讨其可能的作用机制。方法:以单药不同浓 度的索拉菲尼(1.5、3.0、6.0、12.0 µmol/L)、PDTC(10.0、25.0、50.0、100.0 µmol/L)及低浓度联合用药 (3.0 µmol/L索拉菲尼+25.0 µmol/L PDTC)进行分组,在用药后24、36、48、72 h,MTT法检测各组对胰腺癌细 胞株PANC-1细胞增殖的抑制作用并分别计算出细胞半数抑制浓度(IC50);在用药后48 h,流式细胞仪检测各组 药物对细胞周期的影响;在用药后48 h,免疫细胞化学方法观察各药物组NF-κB在细胞中表达水平的变化。结 果:索拉菲尼和PDTC均能显著抑制胰腺癌细胞株PANC-1的增殖,但单药IC50值较高,低浓度联合用药组能显著 提高细胞生长抑制率(P<0.05)。索拉菲尼、PDTC及低浓度联合用药组细胞均发生G0/G1期停滞(P<0.05),S期细 胞减少,低浓度联合用药组效果优于单药组(P<0.05)。索拉菲尼诱导NF-κB在胰腺癌PANC-1细胞内表达明显增 强,低浓度联合用药组诱导后胰腺癌PANC-1细胞中NF-κB的表达明显减弱(P<0.05)。结论:索拉菲尼和PDTC在 体外对PANC-1细胞增殖均具有抑制作用,但单药效果不佳。PDTC和索拉菲尼联合应用能明显提高胰腺癌细胞株 PANC-1细胞的生长抑制率,并使细胞发生G0/G1期停滞,其原因可能是PDTC通过抑制NF-κB活化,增强PANC-1细 胞对索拉菲尼的敏感性。  
       [关键词] 索拉菲尼;吡咯烷二硫代氨基甲酸盐;细胞增殖;细胞周期;核转录因子-κB
       
       3 讨  论   胰腺癌是临床较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其 总体预后较差[1-2]。因此,如何更有效地治疗 胰腺癌成为困扰众多学者的问题。近年来,使 用多分子靶向药物治疗恶性肿瘤逐渐成为研究 的热点。然而,单一的分子靶向药物在临床治 疗中经常效果不佳,主要原因是对肿瘤细胞生 长增殖的“信号通路”轴缺乏足够的抑制以及 可以代偿性激活某些通路如NF-κB,进一步促 进肿瘤细胞增殖[6-7],从而缺乏对肿瘤的强有 效抑制。因此,寻找一些药物联合分子靶向药 物以协同抑制肿瘤细胞生长增殖,将成为一个 更有效的策略。   本研究中的分子靶向药物索拉菲尼属于多 酶抑制剂,一方面可以抑制受体酪氨酸激酶KIT 和FLT-3以及Raf/MEK/ERK途径中丝氨酸/苏氨 酸激酶,明显抑制肿瘤细胞增殖;另一方面, 通过上游抑制受体酪氨酸激酶VEGFR和PDGFR及下游抑制Raf/MEK/ERK途径中丝氨酸/苏氨 酸激酶,明显抑制肿瘤血管生成[3]。我们的研 究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1.5~12.0 µmol/L浓度 的索拉菲尼可以对胰腺癌PANC-1细胞的增殖 具有抑制作用,并呈现的剂量和时间双效应; 这也同索拉菲尼在治疗其他肿瘤中具有一定疗效相一致[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