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的 探讨 睾酮对3T3-LI脂肪细胞-RAW264.7巨噬细胞间接共培养下,分别对脂肪细胞、巨噬细胞炎症因子白细胞介素(IL)-6、巨噬细胞趋化因子(MCP)-1生成的影响、脂肪细胞胰岛素敏感性、巨噬细胞表型的影响及分子机制。方法333-L1前脂肪细胞在双层细胞培养板(Transwell)细胞下室诱导成熟后,与细胞上室的RAW264.7巨噬细胞共培养,用10µmol/L睾酮处理24h,酶联免疫吸附测定(Elisa)检测培养液中IL-6、MCP-1的浓度,蛋白质印迹杂交(Westernblot)检测核因子KB-p65(NF-KBp65)、细胞外调节蛋白激酶(ERKI/2)磷酸化的改变、CDl6/32、CD206的表达。[3H]-2-脱氧葡萄糖掺入法测脂肪细胞的葡萄糖摄取率。结果睾酮能促进对313-LI-脂肪细胞与RAW264.7巨噬细胞间接共培养体系中炎症因子(IL-6,MCP-1)的生成,促进ERKI/2、NF-KBp65的活化,抑制脂肪细胞的葡萄糖摄取;睾酮能促进巨噬细胞向促炎性M.型巨噬细胞的分化。睾酮的上述作用可以完全被NF-KBp65的抑制剂吡咯烷二硫基甲酸盐(PDTC)逆转,可部分被ERKI/2的抑制剂PD98059逆转(70%~90%)。结论NF.KB、ERKl/2可能是睾酮促333-L1脂肪细胞-RAW264.7巨噬细胞间接共培养体系炎症因子生成、胰岛素抵抗、巨噬细胞向M1型分化的重要分子蛋白。

 

【关键词】睾酮;脂肪细胞;巨噬细胞共培养;炎症因子;胰岛素抵抗
   
   
   讨论
   近年来的研究提示,持续低度炎症是由脂肪组织的脂肪细胞和巨噬细胞所发起和调控的。脂肪细胞是一个经典的胰岛素作用靶细胞,即在储存能量和维持糖脂代谢平衡方面起着关键的作用,因此与肥胖、IR等代谢紊乱的发生和发展密切相关。脂肪细胞还能够像免疫细胞一样激活补体、产生炎性介质及趋化因子,如IL.6、MCP-1等,后者可引发炎症,促进巨噬细胞浸润,这也能解释为何肥胖者脂肪组织中巨噬细胞数量显著增加,所以脂肪组织中的脂肪细胞、巨噬细胞及两者共同的应激系统就为持续低度炎症和代谢紊乱提供了一个极佳的衔接口。另外,M1型巨噬细胞(表面分子标志为CDl6/32)可产生大量促炎性细胞因子,发挥促炎性作用,并可促进胰岛素抵抗的发生;而M1型巨噬细胞(表面分子标志为CD206)主要分泌抑炎性细胞因子IL-10和Arg-1,可抑制胰岛素抵抗的发生、发展。本实验中313-LI脂肪细胞和RAw264.7巨噬细胞间接共培养体系来了解雄激素对脂肪细胞、巨噬细胞的作用,对炎症因子IL-6、MCP-1的影响,对炎症信号通路蛋白分子NF-KB、ERKl/2的影响,从而阐明高雄激素引起IR及持续性低度炎症状态的分子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