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的:了解童年期创伤经历对新兵抑郁的影响,探讨自尊在童年期创伤经历与抑郁关系中的作用。方法运用自尊量表(SES)、童年期创伤经历问卷(CTQ-SF)和抑郁自评量表(SDS)对1925名男性新兵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控制年龄后,情感虐待、情感忽视和躯体忽视预测抑郁的回归系数为正;自尊在抑郁上的回归系数为负,在儿童期创伤经历各个因子和抑郁症状之间调节作用不显著,但其中介作用显著。结论童年期创伤经历显著影响新兵抑郁,并能通过自尊间接作用于抑郁,但自尊不能改变童年期创伤经历对抑郁的影响。
   
   【关键词】:自尊;童年期创伤经历;抑郁
   
   3讨论
   本研究发现,在新兵群体中,经历最多的是躯体忽视和情感忽视,性虐待和躯体虐待最少;童年期创伤经历与抑郁症状呈显著正相关,表明童年期创伤经历水平越高的新兵,其抑郁水平越高,这与已有研究结果一致。在本研究中,情感虐待、情感忽视和躯体忽视能预测新兵的抑郁症状,而躯体虐待和性虐待的预测作用则不显著。躯体虐待的预测作用不显著可能是由于实施躯体虐待的人往往是儿童最为亲近的照料者,儿童在长大后通常会在某种程度上认同这种严厉的教育方式,因此其预测作用不显著。KENDLER等发现,性虐待对女性的抑郁症有直接的预测作用。本研究结果与已有研究结果不一致,这可能归因于样本差异,本研究对象为男性新兵,因此性虐待对抑郁的预测作用不显著。
   抑郁不仅会受到童年期创伤经历的影响,还会受到自尊水平的影响。自尊是个体总体评价及由此产生的自我体验,是许多情绪和行为的影响因素。许多研究者一致认为,高水平的自尊是抑郁的保护因素,能促进积极的社交和目标指向的行为,并对与抑郁有关的无价值感和绝望感可能有一定的调节作用,从而有利于健康的心理和人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