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的:探讨葡萄糖转运蛋白(GLUT)2和4是否参与高尿酸诱导的胰岛素抵抗。方法选取C57BL/6雄性尿酸氧化酶基因敲除(urateoxidaseknockout,KO)自发高尿酸血症小鼠和同窝野生型(wildtype,WT)小鼠,均喂养高脂饮食,建立胰岛素抵抗模型。造模完成后从KO组中选取部分小鼠进行别嘌呤醇降尿酸治疗。测定血尿酸、空腹血糖(FPG)、空腹胰岛素(FINS),并进行静脉注射葡萄糖耐量试验(IPGTT)和胰岛素耐量试验(ITT);实时定量PCR测定组织中溶质载体家族2成员4(Slc2a4)、Slc2a2mRNA的表达,Western印迹检测GLUT2和GLUT4的蛋白表达量。结论尿酸可能通过降低骨骼肌Slc2a4/GLUT4表达,升高肝脏Slc2a2/GLTU2表达诱导胰岛素抵抗。
   
   【关键词】:高尿酸血症;胰岛素抵抗;葡萄糖转运蛋白2;葡萄糖转运蛋白
   
   4讨论
   高尿酸血症被认为是痛风的主要原因。积累的临床证据表明,高尿酸血症与胰岛素抵抗和糖代谢异常密切相关。但是,似乎没有适当的动物模型可供研究。传统的高尿酸血症动物模型采用药物诱导的方法建立,但其血尿酸水平波动较大,不是研究高尿酸血症的理想模型。因为小鼠肝脏表达Uox,进一步将尿酸代谢成尿囊素,建立表型稳定的高尿酸血症小鼠模型一直是该研究领域的瓶颈问题。
   与2型糖尿病发生和发展相关的胰岛素抵抗的病理生理学涉及骨骼肌葡萄糖摄取减少和(或)肝糖输出增加。因此,本研究分别评估葡萄糖转运蛋白GLUT4和GLUT2的表达,这两个分子分别是肌肉摄取葡萄糖和肝脏释放葡萄糖的分子标志物。在全身胰岛素处理葡萄糖的过程中,骨骼肌的作用占了75%,这解释了肌肉在诱导胰岛素抵抗和葡萄糖代谢紊乱中的重要作用,特别是在餐后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