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的探讨抑郁症患者治疗前及6个月后缓解者的认知功能特征。方法采用24项汉密尔顿抑郁量表(24-Items Hamilton Depression Scale,HAMD24)对103例抑郁症患者(抑郁症组)和与之相匹配的104名健康对照者(健康对照组)评定抑郁严重程度。采用WSCT及神经认知功能评估工具中的Stroop色词测验、连线测验、词语流畅性测验、韦氏记忆量表评定抑郁症患者帕罗西汀治疗前及6个月后抑郁症缓解期患者(抑郁症缓解组)的认知功能特点及变化。采用方差分析和简单效应分析比较抑郁症缓解组和与之相匹配的健康对照随访者(对照随访组)认知因子变化差异。结果基线时,抑郁症组信息处理速度、词语流畅性、认知灵活性、学习记忆等方面各因子评分均显著低于健康对照组(t=-7.441~-4.601,P<0.01)。抑郁症缓解组(n=53)与对照随访组(n=31)各认知因子经两因素重复测量方差分析,词语流畅性[基线:(-0.81±0.93)分与(-0.13±1.12)分;6个月:(-0.38±0.87)分与(0.08±0.94)分]组别×时间无交互作用(F=0.625,P=0.432),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F=7.672,P=0.007),但时间点差异无统计学意义(F=1.484,P=0.227);其余认知因子组别×时间均存在交互作用(P<0.05或P<0.01);简单效应分析显示,基线时2组间认知因子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或P<0.01),但6个月时2组间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结论抑郁症发病期患者存在认知功能损害,除词语流畅性外,其他认知因子在抑郁症缓解期恢复至健康水平,词语流畅性可能是抑郁症的内表型,而其他认知因子可能为抑郁症的状态型。
   
   【关键词】抑郁症;认知功能;状态型;内表型
   
   
   讨论
   认知功能障碍作为抑郁症患者重要的临床特征之一,受到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多数研究显示,抑郁症患者认知功能损害范围广泛[5],如发病期的执行功能损害、注意力损害[6]及目标转化能力损害[7]、言语记忆损害[8]、信息处理速度损害[9]等。因此有学者提出认知功能障碍是抑郁症的基础症状之一[5],而不是病理情绪的附带症状或继发症状。更有学者认为,抑郁症患者的认知功能障碍可能是疾病的内表型[1],因其具有与疾病共存、可遗传性、状态独立性、家庭中内表型和疾病共分离、患者健康亲属出现率高的特征[10-11]。国外一项研究显示,无论是同卵或者异卵双胞胎,存在高危因素(即双胞胎中的一个曾患情感障碍)的健康一方也存在认知功能障碍,且这在同卵双胞胎中更为显著,提示认知功能障碍可能存在基因依赖的抑郁症易感素质[11]。然而,认知功能究竟哪些方面与抑郁症状直接相关,哪些方面受抑郁症状的影响较小而相对稳定,目前尚无一致的结论。